• “挚爱”的归途——且谈舞台剧《挚爱》的人性价值

    2019年04月11日17:43 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     
    原标题:“挚爱”的归途——且谈舞台剧《挚爱》的人性价值

    “挚爱”的归途在哪里?著名的财经文学家梁凤仪创作的舞台剧《挚爱》,展现了这样的人生故事。

    20世纪70年代初,考入香港中文大学的南全碧,与长她四岁的英书航相识相恋。两人在吐露港、乌溪沙、图书馆,留下初恋的身影。?#21738;?#21518;,已到美国哈佛读医学的英书航赶回香港,参加南全碧的大学毕业典礼。他们唱着“天涯知己?#20445;?#22312;乌溪沙的一棵树上,刻下两颗重叠在一起的心,誓言永生相爱。南全碧大学毕业后,也到美国专修英文,准备考上哈佛,毕业后与英书航结婚,做他一生的贤内助。英书航从哈佛医科毕业后,谨遵父命,放弃专业,回到英氏集团子承父业,事业上?#19988;?#25152;愿,期望婚姻能?#21335;?#20107;成。

    一部金融题材的舞台剧,剧情起于香港,远及东南亚乃至英美,在历史大事件和国际大环境的背景下,曲折离奇,跌宕起伏,惊心动魄,直击人性的考验。源于初心,归于故园,得以善终,历尽生死苦难,以大爱化解仇恨的“挚爱?#20445;?#24778;醒人性深处的感动。

    南全碧的父亲南经纬,十多岁从上海到香港,奋斗多年,在证券界熬出头来。他对祖国有深厚的感情,坚持要女儿在中文小学、中文中学念书,考中文大学。让她?#26377;?#21463;中国传统文化的薰陶,吸收融化,将来做一个像她妈妈一样有优秀传统文化修养的中国妇女。英书航的父亲做英国洋行买办出身,继而发展地产,是香港世家,觉得英国什么?#24049;謾?#20197;“人不为已,天诛地灭”为信条,为了自身,不惜牺牲任何人利益,甚至生命。自小给儿子的家训:为了家庭利益和父亲的指令,不能有太多的自我,无论学习什么专业,?#23478;?#22238;港继承家业。

    两个家庭,文化根源不同,价值理念迥异,人生轨迹产生巨大的反差。英书航与南全碧校园初恋,?#23445;?#30495;挚。面对父命和家庭利益时,很容易就被扭曲。他虽然心有不忍,?#25925;?#21442;与到致死南家的商业行为之中,为利益联姻,冷酷抛弃了挚爱并怀有自己骨肉南全碧。用他妻子区彩莲的口说?#33322;?#36367;两头船,一方面继续勾结英方,保持社会名位;另一方面,你娶我,?#19988;?#20026;我父亲在大陆的人脉关系,在回归这个非常时期为你们英家买双重保险。英氏集团一时?#32654;?#33521;书航却终因一个“贪”字入了南全碧的“猎虎”圈套,?#21830;?#32780;贫。

    反观南全碧的人生,则充满中国文化里的隐忍不屈。她在苦难悲痛中,咽下自己的眼泪,凭着专?#30340;?#21147;和不懈奋争。回到香港,设计报复英书航。历史似乎重演,但不是简单的轮回。她对英书航不是简单的恨,心底的挚爱尚未泯灭。

    商场征战,你死?#19968;睿?#24448;往灰飞烟灭。剧情推进最惊险的环节,作者反而挖掘出人性深处的光辉。

    英书航投?#35782;?#21335;亚货币失败要自杀时,南全碧递上一把没有子弹的枪。她在英书航扳动手枪的一刻,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的忏悔。她主导英氏金融集团股东,用黑白两个面具表决他的失败是否情有可原时,自己戴起表示原谅的白面具。面对所有股东,果断宣?#36857;?#33521;书航及英氏对她的高额?#25151;?#28165;“零?#20445;?#20840;部合约撕毁。小股东的损失全部由她个人补上。她帮助英书航的妻子区彩莲,将他名下的私人资产,包括证券、债券、物业、现金,全部过户到自己名下,保全作为妻子的权益,也保全了他们的婚姻。这一切做完之后,她?#24895;魑还?#19996;说?#20309;?#20204;?#38469;?#23815;尚忠恕之道的中国人,做事一定留有余地,做人不会赶尽杀绝。她的报复,她的赢,在于深信歼灭敌人的最佳方法是强化自己。“今天我比从前活得更好更精彩,所有的仇恨?#21152;?#35813;灰飞烟灭。如果我的仇敌可以为我重新站起来鼓掌,他根本已经不再是我的敌人而是朋友了。我反而要?#34892;?#28608;励我上进的恩恩怨怨……”

    英书航曾经信奉金融大鳄的理论,认为金融市场不应属于道德范畴,它有自己的游戏规则,商场如战场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只看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南全碧让他有了人性的反?#36857;?#20182;从此弃商从医,实现了做“一名负责任的医生”的愿望。

    南全碧?#29992;?#22269;赶回来参加英书航的葬礼,为他的棺?#26223;?#19978;电钮,把他送去火葬。看见熊熊?#19968;穡?#22905;的眼泪再也忍不住,她终于哭了,狂哭不止。

    南全碧道出最后的?#22253;祝?#23545;,?#20197;?#19981;离开香港了,因为香港是我的挚爱,我的挚爱在香港……

    “挚爱”归途至此有了答案。

    商界刀光剑影,职场爱恨情仇,?#38518;?#20320;死我亡,时有血肉横飞。大爱化解仇恨,奋斗成就人生,亦为人性的归途。

    剧情起于香港中文大学,所有的演员最后齐聚中文大学,高唱全剧的主题曲——校歌“博文约礼?#20445;?#20316;为校友对?#24863;?#25104;立55周年的献礼,无疑?#20146;?#22909;的回报,也是对后辈学子的激励。

    (文/任茂谷)

    (责编?#20309;?#20122;雄、蒋波)
    深圳风采开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