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观照现实的怀旧才有穿透力

    2019年04月24日08:59  来源:光明日报
     

    前不久,综艺节目《王牌对王牌》搭台,让电视剧《还珠格格》中的演员来了一次再聚首,在观众中掀起了一波“回忆杀”。往前回溯,可以看到许多经典IP的重聚:《武林外传》剧组重聚、《我爱我家》主演重聚,98版电视剧《水浒传》主演们二十年再聚首,82版《西游记》剧组重聚……

    怀旧,可以让观众?#19968;?#35760;忆,重温青春,引发共情。这些节目请来当年的演员,换上剧中的服装,重现剧中的桥段,观众一边看着演员们回忆当年,一边讨论着台上的人,谁容貌依旧,谁沧桑难复。在怀旧情绪的牵引下,观众进行了一次回忆之旅,节目获得了收视,一些“老戏骨”也趁势迎来新机会。一次重聚,几多怀旧,多方共赢,难?#27835;?#33402;创作乐此不疲,纷?#35013;選?#24576;旧牌”作为竞争利器。

    怀旧是人类普遍的情感。中外文艺作品对过往有过无数次想象,比如韩剧《请回答1988》通过五个平民家庭的视?#29301;?#20877;现了逝去的美好时光,引发韩国观众追剧热潮。在我国,因为再现了过去的时光而大热的作品更是数不胜数:电影《芳华》让50后、60后重新回到了过去,《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让80后、90后找到了青春的共鸣。至于大量经典影视剧被不?#25103;?#25293;,也是摸准了观众的怀旧心理。

    怀旧?#21069;?#21452;刃剑,可以很高级,也有可能陷入煽情的俗?#20303;?#26377;些怀旧“为赋新?#26159;?#35828;愁”,?#36824;?#22312;自己的小天地里感怀伤世,也有一些怀旧,如《王牌对王牌》,则把目光?#26029;?#21382;史长河,用综艺独有的话语体系,通过致敬经典串起了一部新中国影视发展的“追梦简史”,勾勒出新中国影视发展的轨迹。

    只有观照现实的怀旧才更有穿透力、感染力。在综艺节目的舞台上,84岁的表演艺术家谢芳向年轻演员道出“演员最高兴的应是不找替身”的箴言,欧阳奋强回忆为演贾宝玉而整容的往事,六小龄童讲述为拍《西游记》常年戴猴?#36225;?#20855;的痛苦。艺术家们讲述的?#38469;?#33258;己的往事,却又字字句句引发人们对当下行?#24403;?#30149;的关注。正是因为有了更高的站位,这种怀旧才产生了强烈的现实意义。

    过去可怀念,未来更可期。诗人李?#33258;?#21535;?#20581;?#24323;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”。梁启超也在《少年中国说》中说:“老年人常思既往,少年人常思将来。惟思既往也,故生留恋心;惟思将来也,故生希望心。”怀旧是一张好使的牌,但不应是唯一的一张。文艺创作可以怀旧,但更应从经典中学习经验,不断推陈出新。如果整天躺在前人的功劳?#26087;?#30561;大觉,那又如何使未来有“旧”可怀?

    在学习经典、推陈出新方面,鲁迅先生值得我们学习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鲁迅将中国远古神话和历史传说“只取一点因?#26705;?#38543;意点染”,“将古代和现代错综交融”,写成了具有浪漫主义风格的历史小?#23548;?#25925;事新编》,古为今用,针砭流俗,讽刺世事,批判现实,利用老经典的素材创造出了新的经典。

    在当代,香港女作家亦舒写作小说《我的前半生》时,化用了鲁?#24863;?#35828;《伤逝》中的主人公?#30333;?#21531;”“涓生”为自己的小?#21040;?#33394;命名,并就鲁迅提出的“女?#21592;荒行?#25243;弃”的话题继续?#25945;幀?017年,改编自同名小说的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,讲述了现代?#38469;?#22899;?#21592;?#25243;弃后自立自强的故事,赢得收视与口碑的双赢。无论是小说《我的前半生》,?#25925;?#30005;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,某种程度上也在打怀旧牌,但这种怀旧并非是蹭经典IP的热度,而是打破了经典传播的时代隔阂,让经典代代相传代代新。(李晋荣)

    (责编:李慧博、吴亚雄)
    深圳风采开奖规则